钟薛高进入“休眠期” 前途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