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但斌事件”的策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