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乐不为—何员外—爱读书—idushu.com

喜欢作者的旧作“毕业我们一起失恋”,来看看他的新作吧。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于何员外(龚文俊),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本人书面许可不得将本文的部分或全部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将遭到法律严惩。如在论坛转载请保留此段声明。
  matchbox@etang.com

  序

  我叫何不,我名字的由来说出来有点丢人,当年我爷爷是文盲,不识字,唯一识的几个字就是家中的一块匾上的“何乐不为”四个字。于是就给我爸取名叫何乐。得意之余,连自己孙子的名字也一并取了,叫做何不,当然,我儿子将来的名字是何为。至于我的孙子,我儿子就可以帮他取别的名字了——我儿子不至于是文盲吧?

  1

  我叫何不,江湖上人称何员外。当年我爹也叫何员外,爹爹的真名叫何乐,自从他那年离奇失踪以后,我就理所当然的继承了何员外这个名号。我爹未失踪的时候,可以说是名震江湖,他那时候整天在江湖上惹事生非,何员外这个名字一度成为江湖人吓唬小孩子的说法。不过现在我的名声似乎更响一点——尽管我打出生到现在就没独自离开过家,从未去过那个湖。尽管我一直很想去那个很有名的被命名为“江”的奇怪的湖,但爹娘一直禁止我涉足那里。我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员外府旁边山大王山寨后山的厕所。

  长久以来员外府一直不太太平,总有人吵吵嚷嚷的拿着刀啊剑啊说要杀掉“江湖公敌何员外”——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啊!我总是认为那个称号应该是某个别的坏人,但从他们的行动来看,那个指代的应该就是我。

  江湖中人将我视为眼中钉已经很久了。整天有人来员外府闹事,大多数来的都是初出茅庐想借杀掉何员外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人。他们中最离谱的一个手里拿着的还是木头剑,拖着两条恶心的鼻涕。当然,来挑衅的也不单是个人,也有一帮不会数数的人来挑衅过,之所以说他们不会数数,是因为他们自称“六大门派”,我仔细数了一下,明明是五个门派!

  江湖传闻,何员外的武功深不可测,凡是去员外府的刺杀何员外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江湖盛传,何员外善于使毒,家中种满奇毒无比的花花草草。

  民间传闻,何员外会法术,离谱一点的传闻说吃了何员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能治百病,自从这个离谱传闻出来以后,我家又来了很多孝子孝女来磕头求我的一块肉回去做药,当然,不给的话他们也会从背后掏出菜刀锄头蛮抢。

  其实,我府上的花花草草都是很普通的花花草草,我爱种花,这纯粹是小时候娘教我“陶冶情操”的结果。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隔壁山寨的小山贼他娘从小教他种菜,而我要种那些不能吃的花花草草。幸好我跟小山贼关系比较好,所以庄稼收获的时候我总是去他那里蹭吃的。

  昨晚打发了一帮拿着锤子和钳子——估计是铁匠的人,累坏了。所以我今天很晚才起床。

  起床以后我在院子里的荷花池中间的亭子自己跟自己下棋。

  一个手持剑的黑衣人飘进亭子,隔空一掌把我花了十两银子买的大理石棋盘打得粉碎。

  那人持剑指着我,愤怒地说,何员外,终于找到你了,我今天要替江湖除害!

  虽然我很想叫他赔我棋盘,但看情形他如此暴怒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也许他冷静一下也许还可以商量赔偿的事情。

  于是我就对他说,你坐下来休息一下吧,大老远的赶来,一定累了。你看我种的荷花开了,你闻闻看那清香,很不错的。

  黑衣人顿时很惊慌失措,失声道:荷花有毒?

  我对这种说法习以为常了,微微一笑,懒得和他解释。

  黑衣人脸上汗珠顿时如黄豆般的流下来,他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说,我不呼吸总成吧?

  然后就提剑向我冲来,我转身就逃,爹说不许和人打架的。那人摒着呼吸追过来,摒着呼吸奔跑我自己试过的,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我都支持不了。

  果然,那人追了一会儿,一口气终于憋不过来了,两眼翻白昏死了过去。

  于是我从容不迫的把他绑起来,拖着他到隔壁的山大王那里卖给了老山贼。老山贼以前是当山贼的,后来他发现当山贼不如当工头稳当、利润丰厚,改为开采石头了。据说生意做的不错,连皇上家造房子都使用老山贼他们家生产的石料。至于那些矿工,说起来不太好意思,全部都是我卖给他的。每次来我家想杀我的人被我抓住了,我总是会把他们卖给老山贼做苦力,也许是因为当年他跟我爹交情很好,所以我说多少钱就多少钱,他总是乐呵呵的一文不少地买下。那些人都是“江湖人士”,所以官府才不管这些呢。

  我把那个黑衣人卖了十两银子,这样可以重新买一副棋盘。以往也都是这样,经常是他们给我造成多少钱损失我就把他们卖多少钱,做人要公道——老爹教导的。

  走的时候,小山贼捧了个西瓜给我,说是他自己种的,还说要不是昨晚来了个偷瓜贼,一下子偷了他十五个西瓜,他还可以多给我几个。我很高兴的接过了,然后就回家了。

  到了家里,我看到荷花池的小亭子里站了一个女孩子。

  我远远地盯着看了一会儿,走了进去。

  女孩子很可爱的样子,一脸天真,看到我手里拿着的西瓜,咽了口口水说,太好了我正口渴着呢!

  说完她就一把接过西瓜,放在我的石头棋桌上。

  我感到很意外,娘说不能随便吃别人东西的,那女孩子真没教养!不过我没生气,问她:你到这里来干吗阿?

  女孩子回答:我来杀何员外!

  又一个来杀我的人,不过这么可爱的想杀我的人还是第一次碰到,于是我就问她:你为什么要杀何员外啊?

  女孩子抓了抓头发,很为难的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想杀何员外。

  我又问她,那大家为什么要杀何员外啊?

  女孩子还是摇了摇头。

  我又想问一些什么的时候,女孩子生气了,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问题啊?来来来,吃西瓜!

  我问她想怎么吃,要不要勺子?

  女孩子得意地说,我来杀何员外自然有宝剑啦,我们用宝剑切西瓜吧。

  说完她就伸手从腰间剑鞘里拔剑,拔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拔出来,她沮丧地望着我,说昨晚去外面偷西瓜吃把剑忘在田里了。

  来杀人居然忘了带剑,我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活宝。于是我很好心地把自己的古剑从腰间抽出借给了她,她把西瓜切开了,然后我们一起吃西瓜。

  2

  吃西瓜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是峨嵋派的,峨嵋派我知道,上次所谓的六大门派(其实是五大)围攻员外府的时候,缺席的那一派就是了。听那天被我卖给老山贼的五大门派的一个人抱怨说,本来约好六大门派一起行动的,结果峨嵋派临时请假说要去全派出动给一个俗家弟子的表嫂庆祝生日……他说的时候一脸惋惜,仿佛如果峨嵋派不临阵脱逃的话,战斗结果就会改变;其实我也挺惋惜的,如果峨嵋派来了的话,我把她们抓起来送到老山贼那里又能卖不少钱了。

  我很奇怪为什么那么胆小怕事的一个帮派会派出这么一个白痴来送死——至少在她们看来是这样。

  西瓜吃完了,那个奇怪的女孩子掏出手绢把剑擦了一下,然后就很顺手地往自己剑鞘里塞。然后又用手绢抹了抹嘴,说,真好吃,和我昨晚吃的一样甜,要是再有几个就好了。

  我说这是我一个朋友种的,你想吃的话我带你去他家吃,还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我的剑啊!

  女孩子蛮横地反问:剑上面有你的名字吗?

  我抓了抓头发说没有。

  女孩子就说嗯,没你的名字那就是我的。

  我想我大概明白为什么峨嵋派要派她来送死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她说她走的时候峨嵋派上下都敲锣打鼓欢送她,比过年的时候还热闹!——峨嵋派基本上全是女弟子,女孩子心眼总归比较小,对于这么一个蛮横的小美女,估计整座峨眉山上下都不能容忍吧?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居然感到很奇怪,说,你连峨嵋派第一美女的名字都不知道吗?峨嵋派上下都知道我的!

  我摇了摇头,她一脸不高兴地说,我就是号称峨嵋派第一美女的……我叫……,想了半天,说想不起来了,然后就自管自的在那边冥思苦想。

  我还是头一次碰到有人想不起来自己名字的,就饶有兴致地坐在石凳上等她想自己的名字。等啊等啊,不知道等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睡得脑袋都疼了,于是就醒了,醒了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而且脑袋不是睡疼的,而是那个女孩子用剑柄把我敲醒的。我刚想生气,却看她一脸兴奋地喊:我想起我的名字了!我叫茄子!

  茄子?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的,不过我娘的名字也很奇怪,叫桃子。既然水果可以做名字,那么用蔬菜做名字也不足为奇了。

  小山贼很会种茄子,也很喜欢吃茄子。所以我想小山贼对这个女孩子应该很感兴趣的,干脆介绍他们两个认识,再说也可以去小山贼那里大吃一顿西瓜。我就说带她去认识一个会种西瓜的新朋友,她很乐意地接受了我的提议——如果不提他会种西瓜,说不定茄子还不想去。

  我们就去找小山贼了,不过找他之前还有一件事情没做,那就是我的剑还挂在茄子身上,被一个女孩子缴了剑在小山贼面前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幸好这个女孩蛮横归蛮横,头脑还是蛮简单的。

  我跟她商量,茄子啊,你说作为峨嵋派第一美女,是不是很多事都不应该亲自去做,而是由很多人代劳?茄子说是啊。我说那美女的剑是不是也应该由随从帮忙拿着呢?茄子高兴地说你真是个好人想得真周到,然后就把剑从腰间解下递给我。我接过以后就从剑鞘中抽出我的剑,插入自己的剑鞘,把茄子的剑鞘递还了给她。茄子一愣,说剑鞘你不帮我拿着吗?我说你是武林高手,身上要佩个剑鞘表明身份,这是地位的象征啊,怎么能够舍弃呢!茄子大喜地接过了。

  就这样,我把爹留给我的古剑骗了回来,往小山贼家的山寨走去。

  茄子趾高气扬地走在了前面,我问她,你知道怎么走吗?茄子摇了摇头,然后嘟着嘴跟到了我的后面。

  路上茄子问我,我都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还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呢!

  我说我叫何不。

  茄子沉吟着,何不,何不,这名字挺耳熟……咦?很巧耶,听说那个大坏蛋何员外也叫何不。

  我说我就是何员外啊,话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尖叫,然后就是扑咚一声,回头一看,茄子不见了,定了定神,发现茄子昏倒在了我脚边,居然吓昏过去了,看来我的名声真的是够大的。

  没办法,我只好把她背起,往山贼家走去。

  走着走着,脑袋一阵剧痛,回头一看,茄子正拿着她的剑鞘使劲地砸我脑袋,一边喊着:打死你,打死你!

  我很生气,把她往地上一扔,结果用的劲太大了,她又晕过去了。我趁机在路边扯了点藤条,把她捆了起来,扔在路边,然后掐她人中,把她掐醒了,她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我说你太过分了,我们无冤无仇,你居然这么狠心想弄死我!

  茄子嘟着嘴说,我们是没什么仇恨,可大家都说你是个大坏蛋!

  我说我哪里像大坏蛋了?我要是大坏蛋你还能活到现在?我要是大坏蛋我还会给你吃西瓜?再说谁看到我干什么坏事了?

  茄子盯着我看了半天,说长得眉清目秀,不太像坏人,而且还请我吃西瓜,嗯……好像要坏也坏不到哪儿去……虽然大家都说你是大坏蛋,但也没听过你干什么具体坏事了,对了,一定是你把见过你干坏事的人都灭口了!

  我生气了,说你要再敢说我是坏人我把你也灭口了!

  茄子赶紧很识趣地住口了,沉默了一会儿说,可你把我绑起来干嘛?你不给我松绑我还是不相信你是好人。

  虽然我不在乎别人无缘无故把我当坏人,但是,被美女误解心里还是不太舒服的,于是我就给她松绑了。她活动了一下筋骨,说,看来你还不算太坏,至少还请我吃西瓜,不像昨天那个看瓜地的,吃了他一个瓜就拿钉耙追着打我……

  既然她不把我当太坏的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我们往小山贼家山寨走去。

  3

  晚上去找小山贼也不要紧,小山贼最近每天晚上都在他家瓜地的凉棚里看瓜。我睡不着的时候就经常去找他抓偷瓜刺猬,然后用泥糊起来烤熟当夜宵吃。

  我和茄子到了瓜地,远远的就看到小山贼在瓜棚里无聊地坐着,我冲他挥了挥手,他拎着钉耙迎了上来,走到面前,和茄子刚打了个照面,不由分说举起钉耙就往她身上筑过去,茄子吓傻了,都不知道躲开了,我赶紧用剑格开了钉耙,茄子赶紧躲到了我的背后。

  小山贼咬牙切齿的大叫,偷瓜贼,可让我碰到你了!

  茄子在我身后委屈地说,不就是吃了你三个瓜吗?至于昨晚追了我一夜还不算,今天又用钉耙砸我吗?

  小山贼更愤怒了,说你会不会算术阿?昨晚你吃了明明是十五个西瓜,居然说是三个!你知不知道这瓜是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

  茄子更委屈了,嘟着嘴说,峨嵋派只学剑法,不学算术

  十五个?我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能吃的人!

  原来如此,昨晚小山贼瓜地里的偷瓜贼就是茄子,所幸两个人都是疏性子人,我帮她说了几句好话,小山贼的气也渐渐消了,他们握了握手,算是和解了。

  小山贼忽然做了个手势示意我们不要发出声音,我们立即停止说话,茄子放了个屁,被我们蒙起嘴巴,狠狠地揍了一顿,吓得她哭都不敢哭出来。我指了指瓜地里的一只刺猬,茄子明白了,小山贼拿着钉耙一步步走过去一钉耙把刺猬钉死,然后提着回来了,茄子好奇地问我,这玩意儿用来干什么?我说用来吃啊!茄子从小山贼手里接过刺猬就往嘴巴里送,我和小山贼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扔掉刺猬捂住嘴巴号啕大哭。

  真拿她没办法,我和小山贼拉着她拣起刺猬,走到瓜棚里把刺猬用泥糊上,放在火上烤。烤熟了以后,把泥砸开,刺猬的刺随着泥土一齐剥落,然后我们把刺猬递给茄子,茄子对这个刚才刺伤她的家伙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三下五下把它吞进了肚子。然后说真好吃,还有吗?

  我和小山贼只好再蹑手蹑脚地去抓刺猬,好在瓜地里刺猬很多,我们钉死一只就把它扔进瓜棚,大概逮了五六只,我们想差不多了,就回瓜棚去吃茄子烤好的刺猥,结果就看到茄子坐在一堆骨头旁边烤刺猬。

  小山贼问:烤好的呢?

  茄子擦擦嘴巴,说都吃掉了!说着还一边把正在烤的那只从烤架上拿下来,准备吃呢。

  我和小山贼一把抢过刺猬,说这个给我们,我们还没吃呢!

  茄子一脸不满地看着我们,不过也不敢把刺猬抢回去,笨归笨,打不过我们两个她还是知道的。

  小山贼把用来烤刺猬的那个铁架子拿下来,把刺猬切成两半,和我一人一半。

  还是小山贼够义气,我想。

  我好奇地问小山贼,那铁架子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还能用来切肉?

  小山贼拿着被火薰得焦黑的铁架子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在瓜地里捡的。

  茄子也好奇地盯着铁架子看了一会儿说,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啊?啊!这是我的剑!

  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茄子到这里偷瓜,掉了一把剑,原来是被小山贼捡到了,用来烤刺猬了……

  小山贼的呼救声打断了我的思路,一看,茄子正拿着她的漆黑的剑追着砍小山贼呢!

  以小山贼的武功,也不至于打不过她呀,估计是心存愧疚吧!

  我不能袖手旁观,夹手抢过了茄子手中的黑剑,说,茄子你别急,小山贼是这一带著名的铸剑师傅,他是把你的剑铸成了绝世利器!

  茄子将信将疑。

  我拿着那把剑,走到瓜地里一块大石头前面,说,茄子你看好哦~

  茄子目不转睛地看着。

  我运起内力,一剑砍下去,金石碰撞之声,石头应声被辟成两半……

  茄子嘴巴张得很大,小山贼的嘴巴也张得很大。

  茄子很高兴地从我手里接过了黑剑,在石头上砍啊砍的,当然,石头还是两块,没变成四块。

  小山贼悄悄问我,难道你练成切豆腐剑法了?

  我悄悄点点头。

  切豆腐剑法是我爹传给我的,据说当年我娘很喜欢吃冻豆腐,我爹为了让我娘欢喜,每天做冻豆腐给我娘吃。但是我爹不知道怎么做,凭着自己想象,把一大块豆腐放在雪地里冻上一夜,第二天把硬邦邦的冻豆腐拿到厨房切成小块,无奈结成冰的豆腐怎么都切不开,我爹是个急性子,拿着宝剑砍啊砍的,终于把豆腐砍成了小块。等到我爹做了两年的冻豆腐,终于获得了娘的芳心,他的冻豆腐剑法也练成了,随便冻得多硬的豆腐,他随便拿个筷子就能切成很漂亮很精致的小方块。为了纪念这段缘分,他就把这招传授给了我,毕竟我的内力有限,直到前几天,我才练成。现在是夏天,我当然没有冻豆腐来练,小山贼养的那只宠物大乌龟每天到我家偷吃荷塘里的荷花的时候,就是我练功之时……后来我练成切豆腐剑法那天,我还请小山贼到我家喝过乌龟汤,当然我告诉他这是椰子汤,从没见过椰子的小山贼当时还说椰子壳很像乌龟壳……

  茄子过来问我,怎么她砍不开石头,我告诉她,砍石头很费剑的剑气,砍开过一次石头以后,剑要歇十天才能再砍石头。如果十天之后她再来问我,我到时候就告诉她还没到十天——反正她又不会算术。

  茄子把那把黑剑当宝贝一样,珍而重之地收进了剑鞘,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担心我和小山贼会抢她宝剑似的。

  我们也没再去抓刺猬,因为估计茄子也舍不得把她的剑借给我们切肉,其实即使她愿意借给我们,我们也不会用……因为……因为刚才砍成两半的那块石头①我和小山贼每天都在上面尿尿……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我们三个都困了,把瓜棚里面的稻草铺开一点,就睡了。小山贼一躺下就开始打呼噜,我睁着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这是我在员外府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来杀我的人可不像小山贼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迷迷糊糊地听到茄子肚子咕噜叫了,然后就见她偷偷地起来往瓜地里走去,我咳嗽了一声,茄子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我轻声说,你要是再偷瓜的话,把小山贼惹生气了,把你的宝贝切石头剑变成一把连鼻涕都割不断的剑!

  不知道是我说的话太恶心了让她一下子没了胃口,还是确实担心鼾声如雷的小山贼会把她的宝剑变成鼻涕剑,茄子乖乖地又在瓜棚里躺下,把剑牢牢地抱在怀里继续睡觉。

  ①注:苏州虎丘有块大石头,上有一大缝,名曰试剑石。相传乃昔年秦始皇一剑砍开。据最新考证,此石似乎就是本书所载之石,乃何不用切豆腐剑法一剑砍开。时至今日,如凑近闻之,隐隐然有尿骚味。遂笔者认为后一说法似更为可靠。有条件的读者可自行前往虎丘嗅闻以求其实,盘缠门票自理。

  4

  第二天,小山贼他娘来把我们都叫醒了,说该吃午饭了。

  小山贼他爹叫老山贼,他娘自然叫老母山贼了。

  老母山贼对小山贼的朋友都很好,对小山贼刚认识的朋友——茄子也很好,很客气地请我们一起去吃饭。虽说小山贼家住的是山寨,但他家的山寨却如何员外府一样雅致,据老山贼说是这山寨还是我爹设计的。

  老母山贼是个很淳朴的农村妇女,喜欢胖嘟嘟的孩子,喜欢吃饭多的孩子,所以茄子吃了一碗又一碗的时候她高兴得就像庄稼丰收了似的,乐颠颠地帮茄子添饭。茄子把锅吃了个锅底朝天,连锅巴都不放过。要不是我在抢夺的时候不停地喊“鼻涕鼻涕”,我就分不到一半我爱吃的锅巴了。

  吃完中饭,老山贼说要去管理他家的采石场了,茄子爱热闹,吵着也要去,老山贼乐呵呵地带着我们同去了。老山贼家的采石场很壮观,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采石工人,这令我很惊讶,这么短短三年间,我已经打败了这么多江湖人士了,这还不算上那些已经被我送到如来家或者阎王家的人。

  伙夫在一旁煮着采石工人的粥,这伙夫看着很眼熟,原来是昨天打坏我棋盘的那个人。凡是新来的人都要先当伙夫的,要知道煮那么多人吃的饭,其劳累程度要远远高于采石头。凡是在这做过伙夫的人都会觉得采石头是多么轻松的一件事情,所以采石头的时候都很卖力。

  因为我们早饭没吃,所以老母山贼很早就让我们吃中饭了,这里中饭还没开始。粥煮熟了,茄子嘟囔着说也要喝一碗,不知道伙夫是因为看到老山贼在旁边还是我在旁边,很卖力讨好的给了茄子一碗。茄子喝完,又要了一碗,如此这般,粥锅很快如同刚才的饭锅一样了……

  我看见采石工人远远的收工往回走,拉着茄子就赶紧逃了,不然茄子铁定会被他们用石头砸死的。

  下午我们在小山贼的房间里聊天,聊我们小时候打架的故事,也聊到了十二岁那年我父母的离奇失踪;小山贼教我们怎么种西瓜才会甜,怎么在稻田里抓麻雀,怎么腌咸鸭蛋才会有油;茄子则讲她在什么地方吃到过什么好吃的东西。我们聊得很开心,不知不觉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老母山贼过来喊小山贼去帮忙收晒在外面的谷子,我也去帮忙了,茄子是客人,我们总不至于让客人干活吧?就让她留在房里等我们。

  谷子晒在一片青石板铺就的空地上,员外府也有这样的一片空地,不过我家的那块是用来纳凉的,摆放着一些藤椅藤桌。当年老母山贼说这么好的一块空地不用来晒谷子太可惜了,就把他们家的藤椅藤桌都搬到屋内,那里就变成打谷场了。我爹看到了直摇头,连说“可惜”。各人的用途不一样,所以也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

  收完了谷子,我们就赶紧回小山贼的房间陪茄子,小山贼走在前面,从来没见他这么积极过。我慢慢悠悠的走着,还没走到他房间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小山贼的哭声。走进去一看,小山贼碰着他的零食盒正哭着呢,茄子在一旁安慰他,地上满是瓜子壳。

  我马上意识到出什么事了,小山贼很会过日子,每年过年剩下的瓜子啊、松子糖、麦芽糖他都很宝贝地收在那个零食盒里,难得奢侈一下稍微吃一点,通常都要吃到第二年快过年的时候。结果茄子等我们的时候饿了,闻到盒子里的香味,就翻出来全部吃掉了,也难怪小山贼会哭。

  老母山贼闻声赶了过来,安慰了几句,说改天下山赶集再给他买好吃的,让他们握了握手,就算是原谅了她。

  这样,我不敢再让茄子在山寨呆下去了,我也知道她在峨眉山呆不下去的真正原因了……

  对于峨嵋派把这么个人派出来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的行为,我觉得异常愤怒——这是我从爹身上遗传到的“疾恶如仇”。我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把老山贼叫到一边,对他说,决定把茄子送回到峨嵋派。

  老山贼说他没空,我想了想,说我去把她送回去!

  我的话似乎在老山贼的意料之中,他说,我就猜到你没办法在山上呆下去了,也好,你爹当年也猜到了会有今天。

  老山贼从身上掏出一个布包给我,说,你爹出家的时候,曾经嘱托我:看何不的心性资质,一如我当年一样,如踏上江湖,江湖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所以从小在教他武功的时候,我绝口不提江湖之事。然而我亦不忍爱子之才就此埋没,故其不履江湖则已,如其欲踏上江湖之时,不必阻拦。请务必将此书交与他,此中记载着我当年在江湖上所作所为,凭他悟性,应能悟到江湖之险恶,并学会如何将诸事处理妥当。

  自从我爹失踪以后,一直都音讯全无,我惊道:我爹出家了?你知道他在哪儿?那知道我娘的下落吗?

  老山贼摇摇头,说:我只知道他出家了,但并不知道他在哪儿,他那时候说,等到你在江湖之中出人头地之时,他自然会来找你。至于你娘,当年你爹出家,就是为了暗中寻访你娘的下落。

  我很奇怪,他不是和我娘一起走的?

  老山贼还是摇摇头,说这件事情的确切经过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年我爹走的时候很急,匆匆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事后他曾经多方打听,但我爹和娘似乎在江湖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山贼看我好像很担心,就说我爹娘的武功都很高,而且机智过人,绝不会有什么不测的,只是不愿现身而已。

  我点点头,稍微有点宽心了,反正事已至此,我担心不担心,他们都还是一样的。

  老山贼让我先回家准备一下,明天下山之前再来山寨一次。

  我就回去了,走的时候把茄子也带去了,我可不想老山贼家被吃个片瓦不存。

  反正我家里连老鼠和蟑螂都没有,偶尔几年前还能看到几具老鼠和蟑螂的尸体,那都是饿死的,因为自从我爹娘失踪以后我就从来都不在家里备什么吃的东西,想要吃的就去山寨。之所以说它们是饿死的,是因为老鼠的尸体都是皮包骨头的,而蟑螂的尸体,饿得都透明了。半夜里茄子说饿了,所幸又有一个嚷嚷着要来杀何员外的人,我把他打败以后,他跪地求饶,我让他留下身上所带的干粮,他就一路跌跌撞撞逃跑了。反正要走了,这个人就不抓来卖给老山贼了。

  5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醒了,茄子还在呼呼大睡。我到花园里抓了一条毛虫放在茄子脸上把她吓醒。

  背着昨晚整理好的包裹,就和茄子去山寨了。

  老山贼、老母山贼和小山贼已经站在寨口等我,老母山贼手里提着一个很大很大的包裹——难道要送我这么多礼物?

  走到他们跟前,我跟老山贼辞行,请他帮我看家,他答应了,说会给我安排几个厉害的山贼手下看守员外府的。别看老山贼似乎只是个老实巴交的矿主,其实,他是个很精明干练的人,有什么事情交给他可以尽管放心。我父母刚失踪时,有人打上门来,我打不过的时候,敌人的穴道会离奇地封闭,我轻易取胜。我那时候就发现是老山贼暗中用暗器助我。当然,后来随着我武功的进步他也就慢慢的消失了。他在暗中助我,原本也不想让我知道,所以现在我也没必要对他说什么感谢之辞了。

  老山贼把小山贼拉过来,说让小山贼跟着我一起去。

  我一愣,小山贼也去?

  老山贼点点头,说小山贼虽然和我一样一直在都在大便便山上从未踏上过江湖,但是小山贼从小都过着庄园里闲散的生活,这对小山贼来说是不利的,所以想让小山贼跟我下山历练一下。还说我这几年来在何员外府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厮杀,武功和心计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可以说在江湖上很少有人能敌,嘱咐我要照顾好小山贼。

  我郑重地答应了。

  老母山贼把小山贼拉到一边细细叮嘱,还帮他把大包裹紧紧地缚在肩上——原来包裹不是送给我的。挺羡慕小山贼的,他的父母都对他这么慈祥,而我的父母呢?有时候觉得他们更像我的平辈兄姐,记得他们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总是跟我打打闹闹互相取笑,甚至会在一夜之间弃我而去杳无音讯,这也是为什么我比小山贼早熟吧?我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些许妒嫉的目光。

  老山贼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趁他们母子还在依依惜别,把我拉到一边,说你父母其实还是非常爱你的,虽然他们看似不太关心你,其实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你好。然后他沉吟了半天,突然很严肃地说道:记住,将来在江湖中听到任何关于你父母的流言蜚语,都不要相信,你父母是天底下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人。

  我点了点头。

  老山贼又嘱托了一下小山贼和茄子,万万不可透露何不的身份,他们俩答应了。

  然后我就和小山贼还有茄子下山了。

  回头看了一下

  老母山贼站在那里用手绢抹着眼泪。

  老山贼站在那里兀自喃喃自语:为天下苍生不惜背负恶名,此等胸怀自是一般江湖人士所不能理解的……

  下山的路上,茄子问我,你让山贼手下帮你看家,就不怕他们到你家偷东西吗?

  我告诉她,他们山贼很讲职业道德的,小偷小摸在他们看来是一种非常可耻的行为,明刀明抢方显大丈夫风范。而且老山贼的对部下的管束很严,根本不用担心。

  茄子哦了一声,小山贼则很感激地看着我。

  茄子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问我,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小山贼刚说了个“送”字,就被我点了哑穴。小山贼是个老实头,差点就被他坏了事。如果照实说了,恐怕就只能用绳子把茄子捆着去峨眉山了,这一路之上恐怕也没那么轻松了。

  我说我们带你去闯荡江湖,茄子听了很兴奋。

  我们三个都会武功,所以这条山路对我们来说不在话下,很快就到了山下。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座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山,山上云雾缭绕,山峰下白云飘过,无奈整座山看上去就跟一堆大便一样,怪不得会有大便便山之名。

  从今天起,我就要踏上江湖了,心情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

  到了山脚下已经是中午了,那里有一个小小的集镇,小山贼以前经常和他母亲去赶集,而我就没那么幸福了,我只是小时候跟娘来过。

  大家都有点饿了,尤其是茄子,时不时地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嘴里咬几下,觉得痛了就赶紧拿出来。

  集镇上有一家小饭店,我们走了进去。

  小二一看我们进去,就殷勤地招呼:三位里边请……

  话还没说完,就惊叫一声,跑进去喊:老板!那个能吃的姑娘又来了~~~

  一个脸色煞白的老人走了出来,抖抖索索地问我们:三位要点什么?老朽做东,吃了就请赶紧上路吧!

  我们就找了张桌子坐下,小二端来了我们要的五斤牛肉,一盘青菜蘑菇,三碗白饭。没要酒,因为我们还不到喝酒的年纪。更何况酒能乱性,我们又和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一起,出了什么事情就糟了——尽管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乱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轻轻的放下我们要的东西就飞也似的往厨房逃去。

  我悄悄地问茄子,你是不是来过这家饭店?

  茄子点点头,我又问,你是不是吃了很多东西,付不出钱来,就动手打人啊?

  茄子又点点头。

  大致的情形,凭想象就能得出:前几天茄子上山想“杀何员外”,在山脚下饿了,就进了这家饭店,把饭店的库存吃了个精光,甚至还把别人桌上的东西也抢来吃掉了,当然,不会武功的饭店老板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我把我的想象说了出来,茄子很惊讶地问我那天逃得最迟的那个客人是不是我;小山贼脑子还没转过来,问我茄子武功这么差怎么会敌得过饭店里那么多人。感情他是没见过不会武功的人。我告诉他,峨嵋派的嫡传剑法对付几个不会武功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们吃饭的时候,老板和胖胖的老板娘躲在柜台后面看着我们发抖。

  吃完了,茄子说还是饿,说还想吃点。

  我偷偷指着老板娘说,如果你想变得那么胖你就吃吧。

  茄子看了看老板娘,打了个冷战,说饱了。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涉及到自己的外观的话,就什么诱惑都能抵制了。

  我把老板叫了过来,不仅付清了我们的饭钱,连茄子上次赖的帐也一块儿清了。老板说什么也不敢收我们的钱,直到我拔剑威吓,他才战战兢兢地收下,还千恩万谢的。

  爹留给我的那本书里说,欺负不会武功的人是懦夫所为。

 

 

  6

  走出饭店,在集市上逛了逛,看什么东西都觉得新鲜,毕竟三年没来这个集市了。

  茄子看见喜欢的东西总是拿了就走,我总是在摊主拿起木棒追出来之前替她付钱。在耐心地向茄子解释买东西要付钱之后,茄子看见喜欢的东西总是把我一把拉过,说,付钱!所幸几年来我从卖工人给老山贼这项业务上面赚了不少钱,所以也无所谓。

  差不多把整个玩具摊、半个首饰摊买下之后,我们离开了那个集镇。

  集镇出来就是一条官道,官道很平整,道上偶尔有几辆马车经过,靠近我们的时候总是加速驶过。

  峨眉山属于蜀地,所以我们往西走。

  走着走着,茄子说累了,我对她说正着走累了,就倒着走,走刚才那么多路的时候,就和刚出市镇的时候一样轻松了。茄子想想好像很有道理,就倒着走了。

  又走了一段路,茄子歪在了地上,说实在走不动了,还怪我说的倒走方法没用。小山贼把大包裹递给我,俯下身去,说我背你吧。茄子点点头,让小山贼背着走了。我知道为什么小山贼要背她了,敢情是他的包裹要比一个人重不知道多少斤,真怀疑老母山贼给他包裹里塞的都是石头。我也不介意,反正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修炼轻功。

  一路上就属茄子事多,一会儿说饿了,小山贼从包裹里拿出很多烙饼给她;一会儿说要尿尿,我和小山贼帮她挡着,还要我们转身不许偷看,我转身偷看的时候发现小山贼也在偷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脸红了,彼此心照不宣。

  又走了一个时辰,小山贼也走不动了,我们就坐在路旁休息,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骑马者和马车,茄子提议抢一辆马车,我也正有此意,不过小山贼不同意,我们只好放弃,毕竟还是团结最重要。

  虽然我们没去抢马车,却有辆马车在我们面前停下,下来了四个手拿马刀,脸有刀疤的人。

  四个人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形貌及其猥琐、腰都直不起来的人,对着一个身材高大、一只眼睛上有一小块黑布的人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说,老大,你看这几个小鬼坐在路边,是不是专门送钱给我们啊?

  我们都没搭腔,看着他们静观其变。

  独眼龙哈哈一笑,说,你们几个小鬼,别人从这条道上走的时候都是越快通过越好,你们倒好,居然敢在这儿坐着,胆子可不小啊!

  猥琐者说,老大,你看这个大包裹,里面一定有很多银子,老八!把我们的口号说一下!

  那个叫老八的就开腔了:此路……路……是……是我……我……我开,此……此树……树……是我……我……我……栽,要从……从……从……此……此……地……过,留……留……下……下……买……买……买……路钱!②

  我们三个听得嘴巴大张,恨不得替他说了,互相看了一下,哈哈大笑。

  然后光着上身那个人就走上前来打开小山贼的大包裹,看着满包裹的烙饼,回头对独眼龙说,老大,全是烙饼!

  独眼龙嘿嘿一笑,说撕开!把珠宝藏在烙饼里,以为老子不知道吗?

  猥琐者大叫:老大英明,老大英明!

  光上身的那个就把烙饼一个个撕开,当然,不可能找到什么珠宝的。

  烙饼一个个的全都被撕开了,独眼龙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猥琐者走上前去,把光上身那个人一把推开,拿起一个烙饼,撕成碎片,实在找不到什么珠宝,就把那个烙饼往地上一扔。

  小山贼最不能容忍浪费粮食的行为了,上去就把猥琐者三拳打趴在地上,其他人反应过来,拿着马刀向我们砍来,被我和茄子随手打趴。

  然后我们解下他们的腰带,把他们一个个都捆上。四个强盗惊恐地看着我们。

  捆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脸上的刀疤都是假的,可以撕下来,撕下来一看,原来是猪皮。

  茄子觉得好生奇怪,就问他们,他们说是为了看上去吓人一点,猥琐者还献媚说老大的独眼也是假的,茄子掀掉了独眼龙的眼罩,一个眼睛炯炯有神,独眼龙生气地盯着猥琐者看,猥琐者低下了头。

  我问茄子饿不饿,茄子说饿了。

  我问茄子吃过人肉没有,茄子说没有。

  然后我就用眼睛扫视着几个强盗,几个强盗吓得立马大叫:我中午吃了大蒜所以肉是臭的!我两个月没洗澡了!我身上有跳蚤!俺……俺得得……得……得……得……得了疯牛病!

  吓也吓够了,我就对他们说,在下和两位朋友想去蜀中,但是路途疲惫,又无代步工具,不知几位有何良策?要是能早点到蜀中,也就不用在中途吃饭了,谁出了好计策,我就放了他。

  猥琐者立马说道:如果小侠,哦不,大侠不嫌弃的话,我们的马车,反正也没什么用处,就送给三位大侠了。

  另外几位也说,他们最近要跑步锻炼身体,所以马车不要了。

  小山贼还在跟他们客气,说那怎么好意思呢?

  茄子倒是很高兴,说谢谢强盗大哥。

  抢劫别人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我没抢劫他们的马车,是他们心甘情愿送给我们的。

  于是我把他们的绳子都解开了,还没收了他们的作案工具:四把马刀。

  猥琐强盗很客气地对我们说,三位小侠如果没别的事情就请上路,路上千万小心。

  然后我们就驾着马车走了,小山贼在家赶过大黄牛耕地,所以赶起马车来倒也没什么难度。

  刚走没几步,就看见刚才的路上尘土飞扬,原来是那个猥琐者在地上被另外三个拳打脚踢扬起的尘土。那帮人一边打还一边骂:叫你小子出卖老大!叫你小子把车送人!

  通常情况下叛徒的结局是最惨的。如果没有没收他们的马刀的话,恐怕这时候已经出人命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②注:此段台词因某人将其写入畅销小说而不胫而走,为诸多强盗同行竞相模仿,然无人能将此台词原汁原味结结巴巴地说出。至后世,原汁原味结结巴巴的台词彻底失传。影视作品中的强盗更是将此段台词说得异常流利,全无原句之抑扬顿挫韵律优美,让笔者时常摇头惋惜。

 

 

  7

  我们赶着马车在路上走,天逐渐黑了,就去找家客栈休息。

  一路上的客栈都关着门,门上贴着告示说最近天下不太平,所以晚上一律不营业,要住宿只能白天住宿。真是个奇怪的规定,白天都忙着赶路,谁有空白天住宿啊?这样的客栈会有生意吗?

  能看到星星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家晚上营业的客栈,名字也取得很奇怪,叫“黑店”。这么明目张胆地开黑店,还是头一次碰到。

  进去以后,里面的小二都长得五大三粗,面目狰狞,腰里都挂着大板斧。掌柜的一脸刀疤,时不时地阴恻恻地一笑,笑得令人毛骨悚然。菜单上的菜名也很吓人,什么人肉包子,人头豆腐汤,蘑菇农夫,红烧猎人,炖镖师,最贵的一道菜是烤宰相,据小二说,宰相要从京城运来,所以比较贵。

  茄子很兴奋地指着上面千奇百怪的菜名,想什么都要一份。

  不知道上面写的菜究竟是不是用人肉做的,还是不吃为妙。于是对茄子说这里人肉包子吃完以后就要找人肉再做;茄子问人肉从哪里来,小山贼估计是听老山贼说过黑店的事情,耐心地向茄子解释,说人肉是用客人的肉做的;茄子又问用哪位客人的,我告诉她哪个客人肉最嫩就用谁的做;茄子向四周看了一下,周围的客人不是镖师就是官兵,她又抬起我和小山贼的手臂和她自己的比较了一下,小声地说,我们今天光吃素菜好不好?

  于是我们要了几个素菜,三碗米饭,凑合了一顿,茄子今天食量出奇的小,吃了一碗就说饱了。

  吃完饭我们就去客房睡觉了。客房里只有一张床,我让给小山贼和茄子睡,自己在门边站着睡觉。茄子对我站着睡觉的功夫感到很好奇,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我身边也学我的样子站在那里睡,刚闭上眼睛就听到扑咚一声,茄子躺地上开始打呼噜了。我把她抱起,放在小山贼身边。小山贼已经开始睡得口水直流了。

  半夜里听到有脚步声,我马上醒了,毕竟这几年来每天晚上都有人到何员外府刺杀我。脚步声过后,就听到一声惨叫,然后就有人喊:杀人啦……。各个客房的灯纷纷亮起,客人纷纷往外逃,匆忙之下,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更不要说带行李了。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小山贼和茄子还躺在床上打呼噜,反正被杀的不是他俩,也就无所谓了,站那里继续睡我的觉。

  刚又睡着,房门被撞开了,冲进来那帮五大三粗的小二和阴恻恻的掌柜,我因为站在门后睡觉,所以他们没看见我,径直走到床前,冲着熟睡的小山贼和茄子大喊:杀人啦……杀人啦……快逃啊……快逃啊……

  小山贼没醒,呼噜打得更响了,茄子翻了个身,说了声别吵,继续睡。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继续大喊:快逃啊……快逃啊……

  我伸了个懒腰,站在原地,说你们就是这样把客人吓跑然后靠他们的行李发财啊?

  他们进来的时候没看到站在门背后睡觉的我,所以我说了这句话,倒是把他们着实吓了一大跳。那个掌柜的尖着嗓子说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啊,给我杀了他!看他逃不逃……

  我从容地指了指他们后面,只见小山贼和茄子眼睛冒火满脸杀气地从床上爬起来,把那帮子人三拳两腿打翻在地上,一边踩还一边骂: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打完以后,他们就又爬上床打呼噜了。

 

  8

  翌日,有人敲门,我把门一开,一个鼻青眼肿的小二在门口放下洗脸水,飞也似的逃跑了;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小二远远地把一盘子早餐用一根长竹竿推到了房门口。看来昨晚小山贼和茄子给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洗罢脸吃罢早饭,有两个官差推门,一边向我们拱手,一边说他们崇拜我们很久了……

  小山贼和茄子都很高兴,问掌柜的要了笔墨纸砚说要帮他们签名。两个官差很不情愿地收下了小山贼和茄子难看的签名,看样子他们所说的崇拜有点言不由衷。

  我皱着眉头,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事,不妨开门见山地说。

  两个官差互望了一眼,说他们县太爷对三位小侠仰慕已久,听说三位来到了广源县境内,特别想见见,外面已经备好了车马,想请三位去县太爷府上盘庚数日。

  搞不清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有马车坐总归不错的,我们就坐上了他们给预备的马车,往西面的县城出发了。

  到了县城,胖胖的县太爷很客气地欢迎了我们。请我们喝茶,吃点心。

  喝茶吃点心的时候,两个官差把小山贼和茄子的签名拿了出来说是献给县太爷,县太爷看着这两幅极其难看的签名很是高兴,夸这两块石头画得很好看。小山贼恬不知耻地说过奖过奖,而茄子则压根不知道“画”和“写”的区别所以也很得意。等到县太爷搞清楚这是他们俩签名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跟那两个签名一样难看。不过县太爷不愧是县太爷,涵养比两个官差好多了,下令让师爷裱起来,还让他印成字帖让全县老百姓学习临摹。

  交待完了以后县太爷开始请教我们的芳名(他看了半天没看懂小山贼和茄子的签名),小山贼和茄子给的是真名,我给的是化名,自称不可人。

  问了我们名字之后又寒暄了好多事情,诸如问我们在广源境内上厕所是否方便,广源境内的客栈服务是否周到等等。

  弄得我们都哈欠连天的时候,县太爷站起身来,在厢房里踱步,踱到门口的时候,他说,三位武功不错,不如跟我们合作,做一些无本钱的买卖吧!

  茄子听不懂,小山贼就解释给她听,无本钱的买卖就是做强盗。

  茄子很吃惊,说这种事情怎么能做呢?然后就晕过去了。

  县太爷哈哈一笑,说有我罩着,只要把抢来的钱分给我一份就行了。

  小山贼不客气地拒绝了,然后也晕过去了。

  这时,我肚中也开始翻江倒海,立即意识到了茶和点心里有毒,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前去攻击县太爷,但是他早有预谋,远远地站在厢房门口,而我已经手脚僵硬没有力气冲到他那里了。

  县太爷阴沉沉地笑着,说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然中了我的行尸散,就应该乖乖地听我的话,我再问一遍,做不做强盗?

  行尸散我知道,属于无药可解的毒药,吃了以后会全身僵硬,除了说话以外,什么事情都不能干,不再能吃喝拉撒,除非每个月服用解药,否则就会全身僵硬而死,而解药,服用一次也只能起效一个月,没有根治的解药,所以还是属于无药可解的毒药,以前江湖上有些邪门魔教用来控制门徒的就事这种行尸散。

  尽管如此,我还是摇摇头拒绝了,然后就不省人事,只知道倒下去的时候,县太爷摇着头说,还是头一次碰到不怕死的……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感觉一阵冰凉,一下子醒来了,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了,嘴里塞上了一团布。旁边是小山贼和茄子,他们的情形和我一样。

  往四周看了一下,我们居然是在公堂之上,县太爷坐在公案之后,四周站满了衙役和围观的百姓。

  县太爷拍了一下惊堂木,宣原告进来。我们已经在公堂里面了,不可能再进来,看来我们就是被告了,那原告又是谁呢?

  原告走进来让我吃了一惊,居然是上次在官道上企图打劫我们的那帮人,还有黑店里企图侵占我们行李的老板和伙计。

  那伙强盗向县太爷告状说我们打劫了他们的马车,还打伤了他们的一个同伴,然后那个猥琐的强盗站出来,脱掉衣服,露出上次被同伙打出来的满身伤痕,说是我们三个人打的。

  众多老百姓唏嘘不已,纷纷说那三个小孩真没教养。

  而黑店的老板则告我们打伤他们伙计,还拒付房费饭钱,甚至更恶劣的是,我们还见财起歹念,杀害了他们的一个客官。说着还让伙计抬出来一句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尸首,说是被我们打死的。

  众多老百姓更唏嘘了,说三个小孩子真没道德。

  我们三个嘴巴里塞着布团,有苦难言。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审判?只听原告发言,不让被告辩解的!

  接下来他们又给我们加了很多罪名,说我们偷西瓜(茄子听到了脸上红了一下),说我们说粗话脏话,说我们随地吐痰,说我们偷看老太婆上厕所(小山贼脸红了)等等等等

  众多老百姓真正愤怒了,说这三个小孩子应该处死!

  县太爷咳了一声,说,本着这三个小孩还年幼无知,再加上本官向来慈悲为怀,就赦免了他们死罪,随便关他们五六十年,等他们长大了就不会做这些幼稚的傻事了。

  五六十年?那不是打算关我们一辈子吗?

  不过众老百姓倒都点头称是,还夸县太爷是青天再世。

  就这样,一场闹剧结束了,老百姓和衙役纷纷散去。公堂上只剩下了县太爷,我们,还有那两伙坏人。

 

  9

  强盗头子对县太爷说,谢谢姐夫。

  黑店老板对县太爷说,谢谢舅舅。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伙强盗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官道上抢劫,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客栈都只能在白天营业。这也是我们会被冤枉的原因。

  县太爷示意手下把我们收监,当然,我们的五花大绑和嘴里的布团被解除了,县太爷觉得我们服了行尸散以后没有抵抗力了,所以绑不绑无所谓了。

  在监狱里,小山贼和茄子很不服气,破口大骂。虽然这也是我出道以来头一次着了人家的道,也很愤怒,但是我却认为这不一定是件坏事,毕竟我还初出茅庐,还需要多经历一些事情来体验江湖的险恶。我静静地坐在那里,沉思应对方法。

  老爹那本留给我的书的目录上有怎么解决中毒问题,但是这本书解毒那一章的前一章的最后四个字是“未完待续”,唉,老爹可真是够懒的。也许是老爹还没来得及写完就有别的事情走了吧,毕竟是自己老爹,总要往好的方面想。

  解毒这条路行不通,只能先想办法逃跑了,我环顾四周,发现这牢房看上去很牢固,本来如果手脚能动的话还可以一脚踹开牢门逃出去,但是现在……。正在失望之际,看见对面牢房坐着一个黑衣中年人,身材十分魁梧,看样子不是中原人士。老人盘腿坐着,眼睛闭着,听呼吸十分细密,显然是在练内功。

  我看着他,觉得有点奇怪。

  忽然黑衣人睁开眼睛,看着我们,问:中了行尸散之毒?

  我点点头,小山贼和茄子则惊讶地停止了咒骂。

  黑衣人嘿嘿一笑,说那也无所谓啊,小山贼很生气,说怎么无所谓?全身僵硬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我们又没解药,什么无所谓啊!

  黑衣人又是嘿嘿一笑,说未必非要解药才能解啊!

  小山贼更生气了,说行尸散本来就只能用解药解,我爹跟我说过的!

  黑衣人反而很得意,问小山贼,尸体跟活人的区别是什么?

  小山贼说尸体不能动。

  黑衣人问,还有呢?

  小山贼说尸体不能呼吸不能吃喝。

  黑衣人又问,还有呢?

  我忽然明白了,说不能吃喝当然就不能拉撒了。

  黑衣人说,对了!除了用解药软化筋脉以外,大家都认为就无药可解了。但是,大家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中了行尸散的人不能拉撒,但如果给他灌上泻药呢?

  跟我想的一样。于是我跟小山贼和茄子耳语了几句。

  他们点点头,我们就开始破口大骂,骂的内容全都是出去以后要把县太爷全家绑起来灌泻药给他们吃,让他们全身臭烘烘的。

  骂的时候,我们动用了丹田真气,所以骂声响彻云霄,骂了很久,县太爷终于忍不住带着一批衙役冲进来了,说,好小子,想给我全家灌泻药?我先给你们灌泻药再说!

  然后就有衙役开门,给我们嘴里灌泻药。

  很快,泻药起了反应,牢房里顿时臭气熏天,县太爷得意地捂着鼻子和衙役出去了。

  我们的手脚渐渐开始能动了,我运了一口真气,一脚把牢门踹开,走了出去。

  毕竟是黑衣人的一番话提醒了我们,我走过前去准备帮他也把牢门踹开,结果他摆摆手,说不用,让我们先找县太爷算账,还让我们找他算账之前先洗个澡,身上实在太臭了。

  我向他拱了拱手,说跟县太爷算了账之后再来救他,他点点头,又开始闭上眼睛练功了。

  冲出牢房,我们把衙役一个个地点穴点倒,在监狱外面的护城河里洗了个澡,也不管衣服是湿的,就冲到县太爷的府上,县太爷和强盗们及黑店众人正在喝酒,我们上去就掀翻桌子一阵拳打脚踢把他们打倒绑起来,然后我和小山贼找出了的宝剑钉耙行李包袱,茄子则把我们刚才打翻在地上的酒席吃了个精光——看来她的确饿了。

  关于怎么处置这几个人,小山贼提议把他们都杀了,茄子提议说罚他们代替马拉我们的车。

  两个提议我都不同意,前者太恶毒,后者又太胡闹,最后还是决定留一封书信,写明他们的罪行,然后把他们留在那里,给当地的老百姓自己决定怎么处理。

  干完了这些,我想起了指点我们解除行尸散之毒的那个黑衣人,赶紧回到监狱想救他,却发现他已经不在监狱里了,问了门口的衙役,却发现他们都已经睡着了,显然是中了蒙汗药。

  既然黑衣人能指点我们解毒,那他自己也应该有办法出来,我就不再替他担心了,只是觉得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还他。

 

  10

  我们三个人离开了广源县境,慢慢地走着,慢慢地走进了四川的境内。

  四川境内还是很太平的,一路上倒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反而倒有些无聊了。

  于是我们总是想着找点事情做。

  小山贼在集镇上看见有钱人就像狗一样跟着,期待能够看到小偷偷这个人东西,好行侠仗义一番,可惜很少有机会如愿。而且小山贼由于长得实在有点像坏人,有好几次都被有钱人的家丁追打。

  茄子就比小山贼无聊多了,她经常拿着冰糖葫芦去骗小孩,等到小孩拿了她的冰糖葫芦,她就以抢了她冰糖葫芦为借口把小孩打一顿,然后小孩哭着告诉父母,父母却通常把自己小孩苛责一番还让小孩向“姐姐”赔礼道歉。

  几天来打尖住店,一直平安无事——除了偶尔茄子胃口大开,偷吃别人东西被人追打以外。今晚也是,我们住进了一家客栈,什么事都没有,小山贼和茄子早早地呼呼睡觉了,我却失眠了……

  我忽然想起了江湖……老爹曾经说,江湖就是以武功为秩序的一个社会,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跟朝廷有着本质区别。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每次说到这里,老爹总是叹一口气,然后说算了,不说了,知道这些对你也没什么意义。娘则总是笑道:整个江湖都被你毁掉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见到所谓的江湖,只碰到过一个坏县令和他的走狗。

  房里,小山贼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

  又想起了小山贼,这么多年来,跟我从小玩到大,挺憨厚的一个孩子,只不过惹急了也会展现刚猛的一面,也许我从来不惹他吧,所以直到我们一起踏入江湖之时,才了解了他的这一面,我比较欣赏的一面。江湖引发了他的另一面……可是……现在还有江湖吗?

  又想起被坏县令关起来的时候,指点我们解开行尸散之毒的黑衣人……他是江湖人士吗?也许吧。那么说,现在还是有江湖的?

  茄子说着梦话:饿了……我饿了……我要吃饭

  茄子从跑到我家杀我到现在,一直跟我在一起,虽然刚认识的时候觉得她傻傻的,其实,坏心眼还是挺多的……只是都是用在偷吃和欺负小孩子上了。没有江湖的话,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会打打自己的小算盘,如此而已……但是……在江湖中,她只能做一个傻傻的人……

  江湖是有的,但已经没落,而我们,将要在这没落的江湖行走……

  将来的路,是什么样的,我们会在江湖中淹死,抑或学会在江湖中游泳……谁也不知道。

  远处传来了嘈杂声,我轻轻地把小山贼和茄子推醒,叫上他们一起去看看。我们穿上黑衣,推开窗户,跳了出去。远处人声处点点亮光,显然是一束束火把。

  茄子第一个跳,然后是小山贼,小山贼刚跳下去,就传来茄子的一声惨叫,我探头一看,原来茄子跳下去的时候摔倒了,而小山贼正好跳到了茄子身上。茄子哭了,追打着小山贼。

  我跳下去制止了她,偷偷塞给小山贼一个冰糖葫芦,小山贼把冰糖葫芦递给茄子向她道歉,茄子破涕为笑。我们三人就往人声处跑去……月光下,茄子黑衣背后的两个大脚印晃来晃去很显眼③……

  ③注:有路人某甲见茄子之脚印黑衣,灵感顿闪,乃将两大脚印用作其裁缝铺店招,命之曰欢腾服饰,一时间生意兴隆,踩坏门槛若干。据考证时至今日亦有该铺存在于大街小巷中,但已改作成衣铺。